4887雷锋报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4887雷锋报 >

今天让我们共同缅怀一群桐乡人……

发布时间:2019-07-23

  493333开马,随华北学生流亡团体辗转来到上海。在上海积极参加中国的外围组织 “雪影社”的活动,尤其在任“雪影社”理事后,章立政治上逐渐成熟。他不顾敌伪监视带领剧组人员深入工厂,宣传抗日救国思想。

  1939年9月,上海地下党输送章立参加“江南抗日义勇军”,同年11月,在军服务团工作,他不仅深入连队教唱歌曲,还肩负着发动地方群众起来抗日的宣传重任。部队每到一驻地他就利用墙壁画写一幅幅抗日的漫画和表演各类抗日戏剧。后由于染病,在医院协助指导员做被俘日本军官的思想工作,使被俘日军深刻认识到侵华的罪行,站到了反战的一边。

  1939年12月27日清晨,在部队驻地遭日寇逮捕,其间,敌人软硬兼施,施尽刑罚,而章立视死如归,横眉冷对敌酋。

  1937年“八、一三”凇沪抗战爆发后,钟克积极投入了抗日救亡运动,加入了战时通讯班、救护班,奔赴前线,冒着炮火为闸北四行八百勇士运粮送弹,当得知勇士们缺医少药时,钟克设法募集了1112个急救包;在战斗间隙,他用一首又一首雄伟悲壮的抗日战歌慰问勇士,成为凇沪战地上一个活跃的义务兵。

  1938年3月15日,钟克被吸收为中共上海地下党外围组织“益友社”社员,他以田云的化名,积极参加社内的各项活动和广泛涉猎马克思主义等革命书籍,加深了对和八路军、新四军的了解。

  1939年1月,经王任叔介绍,钟克离开孤岛上海,辗转来到了皖南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在军教导总队第七队学习,后在连队从事基层政治工作。他不仅是一名勇敢的战士而且是一位文化教员、音乐教师、政治宣传员。

  1941年1月6日,钟克在“皖南事变”中不幸受伤,被俘囚禁于江西上饶集中营。在魔窟似的狱中,他积极向难友们宣传抗日道理,揭露“皖南事变”真相,教唱抗日歌曲与敌人展开了坚强的斗争。不久,钟克惨遭敌人杀害。

  钟袁平(1915-1942),男,原名钟斌权,笔名明远,桐乡县濮院镇人。

  1936年,因组织领导学潮,钟袁平被开除学籍,后在进步教师的帮助下至绍兴民教馆工作。他积极从事民众教育,宣传爱国主义,获得了地下党组织的信任。

  1937年,经地下党组织的安排,钟袁平赴革命圣地延安,成为陕北公学第一期六班学员。

  1938年,钟袁平加入中国,从此,在党的领导下投入了血和火的斗争。

  1938年底,钟袁平从陕北到达皖南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任皖南泾县新四军后方留守处政治处副指导员。后任战时浙江进步刊物《钱江潮》旬刊编辑。他冒着生命危险,到前线采访、撰写的前线将士英勇杀敌的战地通讯,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给人们鼓舞和信心。他曾用明远的笔名在《浙江妇女》刊物上发表了许多文笔犀利的文章。

  1940年上半年,在党组织的安排下,钟袁平担任了皖南政工队副队长和《皖南》刊物编辑。

  1941年5月,钟袁平被囚禁于江西上饶集中营,在狱中党组织的领导下,面对残暴的敌人,他无所畏惧,团结狱友,用歌声、诗词揭露顽固派的滔天罪行。

  1942年5月25日,在狱中党组织的领导下,钟袁平成功地发动了著名的茅家岭暴动冲出监狱,为照顾越狱难友不幸受伤,他再度被捕,遭受了严刑拷打。在狱中他仍唱着革命歌曲,表示宁死不屈。同年5月28日深夜,被敌人残忍地活埋在茅家岭山麓。

  陈必达(1923-1943),男,又名陈幕天,原名陈小观,化名陈木天,桐乡县濮院镇人。

  1937年“八、一三”凇沪事变爆发,翌年秋,陈必达毅然辞去工作,到乌镇参加浙西敌后抗日游击队,进入朱希、汪松鹤部队,在政治部工作。

  1940年1月,由于朱希、汪松鹤部队被改编,经浙西特委安排,陈必达奉命离开该部,返回被敌人占领的家乡濮院,进行党的发展组建工作,开展抗日救亡活动。他深入农村、油坊、米厂、商店发展了一批进步人士和青年参加党的外围工作,壮大中国力量。

  1940年9月初,浙西特委决定建立嘉桐工委,陈必达任中共濮院区委书记。他依靠党员秘密串连发动、广泛团结抗日力量,张贴标语、散发传单,破坏敌占区公路、桥梁,切断日伪军交通,积极率领党员、群众和抗日骨干惩处恶霸汉奸为民除害。陈必达打击了濮院地区敌伪气焰,振奋了人民群众的抗日高涨,同时也促进了党的组织。

  1941年5月,由于陈必达身份的暴露,遭到敌伪通缉,后不幸被捕,在狱中受到酷刑的摧残。不久,经地下党组织的营救,他越狱脱险,被安排来到了苏南根据地新四军六师十六旅任连政治指导员。

  1943年2月1日,为掩护部队撤离,陈必达身中数弹,壮烈牺牲于江苏茅山。

  1936年,黄振汉去上海当学徒,在中共党员金子明的影响下,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

  1937年,抗战爆发,他毅然辞去收入丰厚的工作,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中。

  1939年初,黄振汉在上海加入中国,不久受党指派去青浦县工作,并活动于上海、海门、浦东和启东一带,同时奉命打入敌伪袁英杰部收集情报和策反工作。

  1941年起,黄振汉被调任驻上海联络员,来往于上海、浦东间,多次机智地完成了联络工作。

  1942年夏,中共浦东工委任命黄振汉为汪伪十三师二十五旅五十团支部书记,由时任该团营附的中共党员介绍,打入该团二营,任营部见习官之职。为便于隐蔽,黄振汉化名陈家贤。

  1942年12月到翌年2月,黄振汉先后任该团副连长、排长之职,党内仍任整编后的22团支部书记。他在汪伪五十团一年多时间的工作,充分显示了他坚定的政治立场和高度的组织观念,并在一定程度上打开了政治局面,为以后的策反胜利奠定了良好的工作基础。

  1944年1月,在姚北执行任务时,与敌伪保安团遭遇,黄振汉不幸被俘,敌伪如获至宝,意欲获取党的敌工组织情报,软硬兼施,先许高官厚禄,继而又施以种种酷刑,但遭他到坚决拒绝。数天后,黄振汉被押赴刑场,一路上,他昂然仰视,毫不畏惧,充分体现了一个员凛然正气。为了的壮丽事业,黄振汉就这样高呼着口号倒在余姚候青门外初春的旷野上。

  1940年5月,根据香港地下党安排,沈宝瑜经上海到达江苏常熟,化名楚南,先后担任中共江城委员和中共里睦区委青年委员。

  1940年冬,沈宝瑜被调任中共东路特委警卫二团一连文化教员,在一次战斗中,他奋不顾身冲向敌人,头部重伤,差点牺牲。

  1941年7月,日伪军进行了残酷的“清乡”活动,在“扫荡”中,因叛徒出卖,沈宝瑜不幸落入敌手,关入苏州“感化院”。

  1942年夏,沈宝瑜与难友,秘密串联,紧张准备,成功地进行了越狱暴动,终于逃出虎口,返家乡休养。

  1943年8月,沈宝瑜毅然告别父母,只身来到上海,与地下党组织接上关系。在党组织的安排下,化名叶平,到达江苏海门县,在通海行署汇通区政府工作,先后担任区民政股长,副区长等职。

  1944年冬,沈宝瑜奉命带领小分队执行任务,与日军相遇为掩护战友英勇牺牲。

  1945年2月,彭庆元入伍,历任新四军十六旅三支队宣传战士,中共武康县英仁区委通讯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