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报信封彩图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雷锋报信封彩图 >

网易卡搭编程市场负责人洪菊:卡搭编程的现在

发布时间:2019-06-08

  随着二胎政策地全面开放,80年代生育高峰群的那批孩子如今都成为了父母,没有什么比教育更值得他们关注和投入的了。根据iiMedia Research 显示,预计2020中国在线亿

  随着二胎政策地全面开放,80年代生育高峰群的那批孩子如今都成为了父母,没有什么比教育更值得他们关注和投入的了。根据iiMedia Research 显示,预计2020中国在线年的少儿编程成为教育行业当中最火热的一块,市场规模约30-40亿元,用户规模达到了1550万,很多创业公司异军突起,投融资一年内达到了至少33起,而在这些中小创业公司之外,大公司又有着怎样的布局和考虑呢,为此,我们采访了网易卡搭编程全国市场运营负责人洪菊。

  洪菊:网易卡搭编程全国市场运营负责人,曾任职于宝洁、华泰证券、途牛旅游,从事互联网市场运营多年。

  洪菊:网易从2010年开始就专注做教育了,网易云课堂、公开课、大学生慕课,可以说基本都是面向成人的知识、技能培训,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们积累了在线教育平台运营管理的经验。2017年我们就在想,我们可不可以面向更低龄的孩子做一个教育平台,这个平台可以提升孩子的未来竞争力,让孩子在未来的时代可以更有参与感,同时也能够帮助到他现在的基本学科学习。于是我们不断打磨自己的想法,我自己带孩子到国外待了一个月,看国外是怎么对孩子做能力提升方面的培训的,在加州时候发现基本上每个学校都会在低年级就开始给家长孩子编程方面的选择,而深入去研究,发现编程学习有着深远的意义可以很好地锻炼孩子的思维,特别是创造力方面的培训,一台电脑,就可以天马行空地把很多想法实现,而孩子天生最不缺的就是想象力,只要给他们一个很好的平台、很好的引导,他们就可以专注地实现很多的创造,所以有了这个感触后,团队决定从少儿编程切入。

  洪菊:在2017年的时候,少儿编程还不是很多家长了解的新鲜事物,第一批用户积累完毕后,再往下拓展就比较难了。但是利好的情况是国家非常重视,特别是少儿编程的普及教育,我们作为企业也希望参与其中,能够把市场教育工作做起来,于是,2017年我带领3个人,在北京和相关部门沟通,领导们都很支持,很快,海淀创意编程大赛做起来了,全国青少年创意编程展评活动也做起来了,这也是后来全国青少年创意编程与智能设计大赛的第一次亮相。

  但其实,即便是在政府的支持下,我们做免费的普及教育工作依然会遇到很多的问题,比如:信息学老师要更熟悉如何辅导孩子参加比赛,应该引导孩子的作品去往哪个方向?我们发现很多老师非常积极,自己学习国外的Scratch,非常愿意分享给更多的老师。于是,我们鼓励和创造老师彼此间学习的氛围和工具,也引入不少的专家,让专家与老师间,老师与老师间,老师与家长间,甚至孩子与孩子间进行交流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赋能8000多名信息学老师,进入到全国5000所小学里,协助举办了全国及9个省市的编程比赛,带来220万平台注册量。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少儿编程又有新进入的组织,加上资本的助力,市场成长的速度很快,而编程也陆续进入到一些省市的高考、中考特招以及必修课当中,于是,变成了一个全社会各角色参与的工作,一起来解决普及教育的问题。但是因为少儿编程这个领域仍然很新,而教育目前仍然以线下教育为主,所以未来道路还很远,不仅仅是意识层面的,还有模式方面的问题,要探索解决的问题很多。

  洪菊:卡搭团队成员和其它教育及互联网团队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比较“多样化“,在市场运营部分,我们当中只有很少的人来自传统的教育领域,像我一样,从快消进入互联网服务行业,在移动互联网及消费升级背景下有过还可以的成绩,带着这样一个多样经历的背景来看少儿编程领域,会有很多的不一样的视角,比如:很多家长认为孩子接触屏幕会降低孩子的社交需求,让孩子自闭起来。我们从自己在多个行业的角度告诉家长互联网的社交性恰恰可以加强孩子的交流,于是我们就很笃定地告诉家长屏幕不是学习的障碍,反而可以让孩子的社交更有话题性。我们团队中更多做教研的、教务的和产品的老师,都将之前在其他领域的优秀经验移植到少儿编程领域来,做连续性的创新。

  另外,持续地创新不仅仅是对市场的敏锐,其实还意味着持续高强度的学习,每一个行业都需要不同的视角来看问题,而作为复合型的人才,对行业的了解程度深浅是决定是否可以把一个行业的精华通过深刻理解后带至另一个行业的关键要素。 我很喜欢张震,他每拍一部影片,都可以获得一门技能的,比如拍《吴清源》围棋技压专业三段;《聂隐娘》拍完学会近身剑,《卧虎藏龙》练八极拳参加比赛获得第一成绩。时间久了,养成了一个时刻学习的习惯,就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人。”

  我们团队还有一个特点,喜欢彼此挑战问答,每一次的挑战,都是对现有工作的重新评估,在会议上,我们会有来自不同团队的声音挑战现在的做法,促使我们的业务团队、产品团队、教研团队能够有固定的时间停下来想一想,我们做的对不对?还有什么是我们应该开拓或者现在要暂时放一放的,避免只顾快速奔跑,不停下脚步仔细思考的情况发生,被动地去思考。这虽然过程会有一些激烈碰撞,但是会让团队时刻有警醒的作用。

  洪菊:这是一个太多角色参与的领域,政府、学校、家长、孩子还有社会力量,且教育领域相对其他行业来说比较封闭,地区间有一定的差距,学校、家长的意识差别都还是比较大的。这就使得工作的开展没有那么高效、标准化开展有一定的难度,而且标准化的只能是一部分教育,更多的需要的是解决个性化的问题,科技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比如批改以及知识点的掌握是可以用科技解放教师的痛点,并且比较精准地定位到每一个学生的薄弱环节。

  但是,青少年教育,包括少儿编程,对孩子的关怀、关爱,相比于其他行业,是需要被大量倾注关爱的领域。老师与孩子的对话,一句鼓励,一个眼神,都可以激发一个孩子对学习的热情,而学习的兴趣,学习的热情带来的持久力才是探索学习的源泉,所以,我们到目前坚持老师仔细看完整每一个编程作品,然后给孩子作品做出评价,并在对孩子作品的观察中,鼓励性地提出一些建议,让孩子保持持续创造的热情。

  洪菊:可能是因为是两个孩子妈,所以总是会想着未来10年、20年,更远,在5G及人工智能时代,甚至下一站,我们会生活在一个怎样的技术世界里?人工智能下孩子们应该是怎样的一种生活状态?未来约65%的职业现在是不存在的, AI加速了人类的发展,又对人类有了更高的要求,我们的孩子能不能跟上趟?未来最核心的创造力如何从孩子小的时候就培养?

  未来的人才应该是从思维习惯培养、问题解决能力培养、科技视角培养里走出来的。网易卡搭编程作为网易内部孵化的业务产品,目标培养的不是未来的技术人员,更确切地说期望培养的是一种思维习惯,在未来就会是一种巨大的创造力。在海淀区编程竞赛的决赛现场,我听到了一个来自4年级的孩子的作品介绍,他说爸爸妈妈都有颈椎病,但是总是不能坚持地听医生话做到每天都锻炼,于是,他用Scratch设计了一个“头球游戏”,在这个游戏中,爸爸妈妈只能在电脑前用头去顶球,电脑自带的摄像头捕捉到了动作,他又设计了积分排行榜,爸爸妈妈就非常主动地去玩儿了,颈椎锻炼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创在不再属于承认,创造不再属于独特的人群,会从每一个孩子的眼中、手里、现在就开始发生。围绕此的一切的布局,都会是有前景的。

  我们在图形化编程Scratch平台搭建后,又引入了对Python学习兴趣引入型产品极客战记,并不断探索编程语言和各种硬件地结合,将来还会引入更多孩子自己的工作室,甚至引入导师对团队辅导、对优秀项目进行孵化,帮助孩子一步步实现用科技力量改变世界的梦想。

  问到对将来的规划,她说:“未来是不确定的,神秘也是有趣的就是阿甘那盒“巧克力”,随着国家推进素质教育,少儿编程可能只会是一个点地切入,更多素质教育如何进入,和编程是否可以很好地衔接?这都是在一步步探索中,但是笃定的是,未来的孩子的教育,一定是形式更加多样、内容更加趣味化的,能够和科技、创新、改变结合更紧密的,这就是人工智能时代在当下所要赋予孩子的。我们会继续关注和不断努力。”

  (免责声明:本文为企业宣传商业资讯,仅供用户参考,如用户将之作为消费行为参考,凤凰网敬告用户需审慎决定。)

  专访Michelle于超 从华尔街财经主播到开创美国媒体BVR Media